首页 夜氏宝典 资讯中心 深夜专栏

惟有信条永存不灭 《刺客信条:起源》揭秘

作者:VGTIME:太刀
2019年07月31日
字号:

警告:本文包含大量《刺客信条:起源》的剧透,请谨慎选择阅读。


      如果你想要在《刺客信条:起源》(以下简称为“ACO”)里看到系列从初代以来就一直讲述的、关于刺客兄弟会和圣殿骑士团之间的永恒战争,那么你可能会失望。因为在ACO里,兄弟会和骑士团都没有成立。

      在ACO里,没有太多“大义”。主角巴耶克和他的同伴们与反派组织“上古维序者”(Order of the Ancients)之间漫长的对决,起因也只是巴耶克被卷入了维序者的阴谋之中而导致爱子惨死,一切都是为了报杀子之仇。在跨越沙漠追杀仇敌的过程中,巴耶克发现维序者以维护和平的名义给整个埃及乃至世界带去了无尽的混乱。最终,他和他的同志们一起成立了无形者兄弟会(Brotherhood of the Hidden Ones),选择以暗杀这种暴力的手段来对抗维序者的统治,为更多无辜者带来真正的自由与和平。

      直到一千多年以后的十字军东征时期,无形者和维序者最终才以刺客兄弟会和圣殿骑士团的形式登上历史的舞台。

      本文将总结一些目前游戏中透露出来世界观信息,这些信息会和未来几年刺客宇宙的发展方向有着重大关系。


蕾拉·哈桑其人

      作为《刺客信条》系列全新的现代篇主角,蕾拉·哈桑的身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刺客信条系列全新的现代篇主角蕾拉·哈桑

      蕾拉是一名美籍埃及移民后裔,父母健在,还有一对弟弟和妹妹。蕾拉从小就在科技领域表现出了非凡的天分,以及热衷于冒险的精神。

      就读伯克利大学期间,她被索菲亚·瑞金相中,从而得知了阿布斯泰格的Animus项目。2006年,在索菲亚的介绍下,蕾拉不顾父母反对,从伯克利中辍并加入了阿布斯泰格。虽然雷塔有着惊人的天分和高涨的热情,但是不守陈规的性格使她多次触犯阿布斯泰格的规章制度。即使在公司服务了11年,蕾拉依然只是三级员工,甚至从未被告知阿布斯泰格和圣殿骑士团之间的关系。

      2013年,蕾拉去埃及进行了一次“寻根之旅”,但是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这件事可能使她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个人和事业两方面。

      2014年1月,隶属于阿布斯泰格历史研究部的蕾拉作为技术员与医官迪安娜·盖瑞组成了历史战术小组。性格完全相反的两人竟然意外地成为了好友。

      2014年2月,索菲亚向蕾拉咨询了关于新型Animus的设计思路。在随后的两年间,蕾拉一直利用业余时间为索菲亚在马德里的团队提供创意,她很希望能够借由这次机会正式成为Animus项目的一员。

      但是在2016年8月,索菲亚正式回绝了蕾拉。因为蕾拉没能遵守两人之间的协定,多次受到公司警告,这让注重团队稳定性的索菲亚十分担忧。这件事让曾经颇为亲密的两人陷入了冷战。但在索菲亚的父亲艾伦·瑞金意外死亡后,蕾拉还是向索菲亚发送了邮件询问情况,可是并未得到答复。

      2017年10月,蕾拉和迪安娜接到历史研究部主管西蒙·海瑟威的指派,前往埃及卡塔拉洼地回收一个重要的历史物件。

      10月26日,蕾拉在目标地点的安息山洞深处发现了一具两千年前的木乃伊。在未将细节通报上级的情况下,蕾拉擅自用自行改造的携带型Animus分析了木乃伊的DNA,并模拟了其基因记忆,发现这具木乃伊正是刺客兄弟会的创始人之一巴耶克。随后,她更发现了巴耶克的前妻、兄弟会罗马分部创始人艾雅的木乃伊。结合了两人的记忆,蕾拉见证了兄弟会的创立。

      由于蕾拉和迪安娜长时间未向上级汇报工作进度,阿布斯泰格派出了西格玛小队来解决问题。蕾拉在语音通信中发现迪安娜很有可能已经遭到灭口,通过出血反应已经掌握了刺杀技能的她当即反击杀死了前来执行处决任务的全部西格玛小队战斗员。为了不让两人的研究白费,蕾拉再次进入Animus调查历史的真相。

      当她确认了兄弟会的起源并离开Animus时,刺客导师威廉·迈尔斯出现在她的面前。威廉表示兄弟会关注蕾拉已久,希望蕾拉可以和自己联手。经过一番思考后,蕾拉决定依靠兄弟会的力量向阿布斯泰格复仇,但无意加入兄弟会。直升机将在一小时之后前来帮助两人撤离现场⋯⋯


便携型Animus

      在前一次《刺客秘史》中笔者为大家简单整理了一下Animus的进化史(点这里复习)。随着ACO的推出,新的便携型Animus成为了本作的技术核心,同时游戏内的文档也公布了阿布斯泰格工业公司官方关于Animus发展史的说法。

      由于是官方说法,所以前一期《刺客秘史》中提到的纳粹时期圣殿骑士团秘密开发的“钟”,以及小说《后裔》和《异端》中提到的4.35改进版并没有出现。电影版中出现的Animus 4.3在ACO有了正式的名称Animus Aerie。“Aerie”这个英文单词在小说《后裔》系列中是阿布斯泰格血统研究与获取部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一个分部的名称,译为“鹰巢”。

      血统研究与获取部在此处研究“优越事件”相关人士的基因记忆,试图发现亚历山大大帝曾经用来征服世界的伊甸碎片“伊甸三叉戟”。鹰巢所使用的Animus是4.35早期改良型(比《异端》中出现的版本略早),目前尚无法确认“鹰巢”作为阿布斯泰格分部和Animus版本名称之间的联系。


便携型Animus

      ACO出现的Animus HR-8是Animus Aerie的改良型,代号“石棺”。HR-8可以折叠收纳为一个旅行箱大小,方便历史战略小组在野外使用。比起电影版中的4.3,HR-8更接近4.35版,使用血液透析来代替硬脊膜穿刺连接器,具有更高的安全性。但同时HR-8也保留了Aerie(4.3和4.35)的基本特性,系统模拟的信息并非直接传递给大脑,而是由人体器官直接物理模拟(体感),再由大脑进行二次感受。这样的处理模式可以让大脑对模拟场景有更高的接受度。但是根据电影和小说的描写可知,Animus Aerie对使用者的体力会大消耗,HR-8采用了平躺时设计可能正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

      HR-8的基本型和Aerie一样,只能对使用者的基因记忆进行模拟。《黑旗》、《团结》和《枭雄》中出现的Animus Omega和Helix虽然允许用户体验他人的基因记忆,但是它们提供的都是事先进行处理/和谐过的数据,并非原始数据。而且这两个大众娱乐版本的Animus不需要对使用者的DNA进行分析,和科研用的Animus在原理上并不相同。

      阿布斯泰格对于HR-8的使用有着严格的规定,历史战术小组的技术员只有在必要的情况下,经过医官许可才可以按照预定流程使用Animus。历史战术小组作为HR-8的实地操作员被禁止对机器进行任何形式的修改和调查,即使机器出现故障也必须按照预定流程备份资料,然后将本体送交开发团队修改。

      2016年8月,蕾拉得知索菲亚领导的马德里团队开发了Aerie的便携版。在再次表示希望加入Animus计划而遭到拒绝后,蕾拉开始计划打造自己版本的便携版Animus。2017年9月底(ACO现代篇一个月前),蕾拉在迪安娜的掩护下开始对分配给她们的那台HR-8进行大幅修改。经过她的改造,这台HR-8除了可以模拟使用者的基因记忆外,还可以通过外接分析、合成及修复DNA样本来模拟任意个体的基因记忆。在试验过程中,蕾拉可能使用了“实验体17号”(戴斯蒙德·迈尔斯)、迪安娜及其朋友米尔顿的DNA。


艾伦·瑞金和索菲亚·瑞金

      在蕾拉的笔记本电脑里,保存了几份她调查艾伦·瑞金死因的文件和记录。虽然自己是个技术宅,但一心想要进入Animus Project项目的蕾拉非常关注公司的动向。多年来集团多位高层的离奇死亡使得她对阿布斯泰格的黑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艾伦·瑞金作为蕾拉好友的父亲以及公司CEO,他的死亡当然也更加吸引了蕾拉的目光。


艾伦·瑞金的死亡报告

      在官方说法中,艾伦·瑞金死于集团会场的瓦斯泄露事故。但是通过蕾拉的调查,当晚会场的瓦斯压力是完全正常的。在艾伦·瑞金死亡之后,他的尸体很快就被阿布斯泰格封存,连警方都无法进一步接触。通过进一步(利用黑客行为调取资料)的调查,蕾拉发现艾伦的致命伤是喉部的切口,同时尸检表明其指尖部分存在无法确定原因的轻微烧灼伤痕——类似的伤痕同样出现在实验体17号(戴斯蒙德·迈尔斯)的尸检报告里。

      艾伦·瑞金死亡后,阿布斯泰格位于马德里的康复中心被拆除(但有计划重建),索菲亚·瑞金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除了艾伦·瑞金的离奇死亡外,蕾拉还注意到了历史研究部前主管伊丽莎白·亚登2015年在白金汉宫之死,以及2013年“失踪”的阿布斯泰格娱乐公司CCO奥利佛·加诺于2014年5月在芝加哥活动的迹象。作为一名三级员工,蕾拉并没有被告知阿布斯泰格其实是圣殿骑士团的实体组织,但是她敏感地察觉到了这家公司可能隐藏着很深的黑幕。


阿布斯泰格的阴谋

      阿布斯泰格集团是圣殿骑士团的实体组织,其主体是阿布斯泰格工业公司。而阿布斯泰格工业公司又分为众多部门,分管不同的领域,最主要的几个部门的主管都是圣殿骑士团内殿团的成员。

      ACO的主角蕾拉所属的正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历史研究部。顾名思义,这个部门主要是在世界范围内对历史遗物进行调查和研究。但其真正的目的是为圣殿骑士团发现和研究在历史上出现过的伊甸碎片的迹象,同时还负责保存其他部门(如血统研究及获取部)发现的基因记忆。这个部门极有可能保存着世界上最多的伊甸碎片,但是其中大部分都已经损坏,或者无法得知其正确用法。历史研究部的前任主管伊丽莎白·亚登(同时也是内殿团成员之一)数年来一直在研究修复“伊甸裹尸布”的方法,并成功地通过裹尸布与伊述人康苏斯的意识进行了短暂接触。2015年在白金汉宫的一次行动中,亚登被刺客杀死。(来自《枭雄》)


官方小说《异端》的封面视觉图

      2016年10月,西蒙·海瑟威接手历史研究部,同时他也顶替了亚登在内殿团的位置。西蒙接手后的第一项工作就是以自身作为Animus研究对象,发掘伊甸碎片相关记忆。通过这次实验,他体验了自己的祖先、圣女贞德的青梅竹马加百列·拉克萨的记忆,发现了百年战争时期的刺客导师,并成功地找到了重新激活阿布斯泰格现在拥有的、被认为已经损坏的伊甸之剑的方法。这柄伊甸之剑曾属于历史上的末代圣殿骑士大团长雅克·德·莫莱,百年战争时期一度被圣女贞德持有,大革命时期的大团长弗朗索瓦·T·日耳曼再次获得了这柄剑,却被刺客亚诺·多利安“破坏”,失去了神力。现在这柄剑保存在CEO艾伦·瑞金的办公室内作为装饰品。(来自小说《异端》)

      ACO中出现了阿布斯泰格用来处理意外的西格玛小队,这个小队由内殿团成员之一的尤哈尼·奥措·博格指挥,其主要任务是猎杀刺客兄弟会成员。所以刺客导师威廉·迈尔斯才会对蕾拉说“看来他们已经把你当作刺客”这种话。虽然西格玛小队曾经在开罗活捉过威廉,但其他行动多以死伤惨重结束——在ACO里也是一样。

      至于为何阿布斯泰格在蕾拉和迪安娜短暂失联后就直接派出西格玛小队痛下杀手,原因其一应该就是巴耶克的木乃伊的重要性。另一个原因则应当是当前处于相当敏感的时期:2016年年底,大团长兼CEO的艾伦在骑士团大会上遭到暗杀,鹰巢的主管以赛亚私自夺走伊甸三叉戟的两个枪尖、并公然反叛骑士团(来自小说《后裔》),这些都暗示着圣殿骑士团内部的漏洞。

      不过,除了西格玛小队,阿布斯泰格内部还存在着其他类似的行动队,而且其任务更加神秘。在小说《异端》中,艾伦·瑞金指派欧米茄小队在暗中监视刚刚接手历史研究部的西蒙·海瑟威,试图阻止他通过Animus发现一些艾伦不想其他人知道的情报。即使在西蒙成功修复伊甸之剑后,艾伦依然没有放松监视工作,同时他还提到了阿尔法小队。很显然,艾伦作为圣殿骑士团大团长(大团长在现代圣殿骑士团组织中并非最高权利者)、守护者、内殿团成员和阿布斯泰格CEO,对于内殿团其他同事和长老议会有着不满的情绪——电影版中长老议会也表达出了对艾伦彻底铲除自由意志的理念的不赞同。为了实现自己的计划,艾伦·瑞金明显留了后手。遗憾的是,当他自以为拿到伊甸苹果、可以获得更高权利时,他就被凯勒姆·林奇刺杀了。


巴耶克和守护者

      Medjay,这是巴耶克所拥有的一个颇具历史的称号。在ACO的前瞻报道中,笔者将其译为“大漠游侠”,而在正式游戏中的官方翻译则是“守护者”,与另一个代表守护者的单词“protector”有时会连在一起用。在蕾拉的笔记中,她则把“Medjay”标记为“警察”或“警长”,但也表示需要寻找更好的描述。在游戏的设定中,“Medjay”曾经是法老的守护者,帮助法老维护其权力。不过按照游戏中一般民众对于巴耶克的态度来看,“Medjay”应该还是和历史中真实的职业定位比较接近的——与皇家有关的精英警察部队。

      到了托勒密王朝,这些外来的法老突然开始对“Medjay”进行镇压,导致Medjay的数量越来越少。(前传小说《沙漠之誓》中似乎会有更多关于这个事件的记述,不过由于小说刚出版不久,笔者尚未拿到该书,所以关于此事件的详细记录这里就暂时保留。)

      到了巴耶克这一代,他已经是最后一位“Medjay”了。在游戏中期,巴耶克在妻子艾雅的引荐下与埃及艳后克丽欧佩脱拉结盟。克丽欧佩脱拉赐予了巴耶克全新的“Medjay”徽章,并宣布他从法老的守护者升为全埃及的守护者。如果是古典武侠小说,那此时的“Medjay”就应该是手持尚方宝剑御前行走的带刀侍卫了。


本作的主角巴耶克可以被看作是古埃及的末代守护者

      巴耶克年幼时接受其父亲的教育,学习了守护者的战斗方式。在巴耶克年轻时,他曾离开锡瓦、游历埃及。这个过程中,他和出生于亚历山大城的希腊人后裔艾雅相遇相识。艾雅随他来到锡瓦,并生下一个儿子什慕。在锡瓦生活期间,艾雅也从巴耶克那里学习了守护者的战斗方式。

      ACO的故事背景就是:法老托勒密十三世前往锡瓦祭拜阿蒙神庙,其幕后的上古维序者无意中发现了巴耶克正是幸存的守护者。为了从巴耶克口中逼问出开启阿蒙神庙地下的先行者遗迹的方式,维序者抓住了什慕,双方在争斗中巴耶克错手杀死了儿子。于是巴耶克和艾雅两人开始分头猎杀参与其中五名维序者,但最后却卷入了克丽欧佩脱拉与弟弟托勒密十三世的内战之中。

      在现代篇中,蕾拉发现巴耶克和艾雅木乃伊的洞窟,玩家也可以在Animus的卡塔拉洼地里找到其古代版。这个洞窟的名字叫“安息山洞”。当Animus里的巴耶克来到这里时,他会独白道:这是他年轻时与艾雅藏身的地点,希望他们的爱情最后也能在此完结。



      现代篇中蕾拉调查巴耶克的木乃伊时会说:“到白昼中来,我将送你回家。”(Come forth by day,and I will guide you home.)在游戏后期的一个支线中,巴耶克也会说出这句话。这其实是守护者的信条中的一句。而“Come forth by day”这句话本身,来自埃及著名的死者之书的象形文字原名。

      ACO中巴耶克并没有像系列旧作中的那些刺客一样拥有类似热成像的鹰眼视觉,但是他的特殊能力允许他通过自己的同伴——爱鹰赛努的双眼来观察这个世界。这个真·鹰眼能力在刺客血统中也非常罕见,目前仅知的另一位能力者是康纳·肯威的小女儿约妮晓岱(Io:nhiòte)。


艾雅与无形者

      ACO的主角无疑是巴耶克,但他的妻子艾雅却是无可争议的第二主角。什慕的死将巴耶克和艾雅卷入了上古维序者的斗争之中,但客观上也正是艾雅把巴耶克带进了克丽欧佩脱拉与托勒密十三世的内战。目睹了维序者和内战给国家和民众带来的巨大灾难,巴耶克最终才决定创立无形者兄弟会。


巴耶克之妻、参与建立欧洲刺客兄弟会的艾雅

      巴耶克定下了兄弟会应当为自由意志而奋战、躬行于黑暗而奉献于光明的目标,艾雅则定下了不滥杀无辜、大隐于众、不危害兄弟会的基本信条,甚至连兄弟会的标识都是艾雅从巴耶克的护身符在沙滩上留下的印记演化而来的。

      然而,历史的河流却让两人最终不得不分道扬镳、为了各自的志业而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巴耶克作为守护者留在了埃及,而艾雅则前往罗马,在那里建立了兄弟会分部,继续对抗扩散到欧洲大陆的上古维序者势力。

      在ACO剧情的最后,艾雅舍弃了自己的身份、扼杀了自己的人格,以无形女神阿蒙内特为名号,化身为真正的无形者。在《刺客信条2》中,我们就通过埃齐奥的冒险得知:阿蒙内特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刺客之一,她成功刺杀了克丽欧佩脱拉,后来还在威尼斯的圣马可大教堂留下了一个衣冠冢。至于最后艾雅的木乃伊为什么会回到埃及与巴耶克合葬,这也许就是续作要说的故事了。


神秘的古代机关

      在遍布埃及的古墓以及狮身人面像的地下,巴耶克可以找到6个先行者遗迹。当开启这些遗迹中的古代机关后,几段神秘的信息就会播放出来。(每段信息都很长,这里就不再复述信息的具体内容了,各位可以去游戏中自行探索。)

      根据播放前的系统语音提示,这几段信息是在“大毁灭”(Great Catastrophe)后91日〜109日间由不同的“传讯者”录制的,会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播放给特定的人物——也就是巴耶克/蕾拉观看。从表现形式上来看,这几段信息和《刺客信条2》中先行者米涅瓦通过埃齐奥给进入Animus的戴斯蒙德的留言很接近。但是作为游戏中的隐藏内容,这些信息本身却大有文章,下面我们就来逐一分析。


图片传达的信息似乎是众神用伊甸苹果创造了虚拟的世界

      第一段留言:传讯者的留言,质疑“现实”的真实性。留言提及了Animus和出血效应,提到了“两千年前的庄子”、柏拉图,以及牛津大学的教授和MIT的天文学家。最关键的,留言中提到传讯者经过了上千次的模拟,就是为了找到最完美的版本,找到戴斯蒙德。


神灵=伊述人=先行者,语言与密码的关系,人类只能读懂其碎片

      第二段留言:疑似先行者的直接留言,谈及人类语言的功能,认为时间也是一种语言、一种密码。对于先行者来说,时间就是存在本身,他们可以通过解密时间来认知未来,但是人类无法理解时间这种语言。


众神留下的信息,出现了多个伊甸苹果以及伊甸之杖

      第三段留言:传讯者的留言,提到了他们根据一面神秘墙壁上的记录留下了这段信息,也提及了“两千年前布鲁图斯在竞技场下方的密室”里说的话。传讯者所在时代的科学家可以解读墙壁上的信息,但是无法阻止上面的悲剧发生。但是传讯者希望有人能够改变未来。


类似磁力线的图案,中间的圆形象征地球?出现了伊甸苹果,以及阿布斯泰格Logo

      第四段留言:提及了2012年12月21日戴斯蒙德牺牲自己拯救了人类文明的事情。指出了时间语言的流动性和连续性、固定性和不变性,认为戴斯蒙德的行为被时间的流动性自我矫正了,并没有真正改变世界毁灭的节点。


图案与文字/语音内容相关,讲述“知觉决定观点”的理论

      第五段留言:又一条疑似先行者的直接留言,认为“知觉决定观点”。留下信息的人(先行者?)告知观察者,正是他们将人类设计成现在的样子,没有赋予人类感知时间的能力(亦即第六感)。这个限制造成了人类认知的极限。


经典的虫洞模型,阿布斯泰格的Logo穿越虫洞,由白色变成了黑色(或者相反)

      第六段留言:最终留言。这位传讯者应该是上古维序者/圣殿骑士团的一员,在未来他们试图依靠秩序来主宰世界,但最终却发现所谓的秩序只是他人早就制定好的规则,只是一场骗局。传讯者肯定了Animus,它赋予了人类以窥探过去的能力;但他同时也否定了Animus,因为Animus遵循时间的既定规则,只允许观测而不允许改变。但是传讯者却认为蕾拉自行改造的Animus拥有的突破规则的能力。他将蕾拉称为“小版本的自己”,希望蕾拉能够做他做不到的事情:认清这个世界,重写现实。

      游戏中隐藏的6段信息,每段似乎都是独立存在的,而且每段信息的传讯者都不相同。但当我们仔细阅读这些信息后,却可以发现很多疑点:

1、这些信息来自“大毁灭”之后,但这个“大毁灭”明显不是导致伊述文明消亡的那次大毁灭,这个“大毁灭”发生在2012年12月21日戴斯蒙德救世之后;

2、传讯者通过某种古代遗留下来的信息得知了这次大毁灭的存在,却无法改变现实;

3、其中部分传讯者显然是现代或者近未来的人类,而另一部分则是先行者伊述人;

4、这些信息保存在古代机关之中,却来自于现代/未来,预测着即将到来的事情,并且目的就是展示给通过Animus回到过去的现代人蕾拉;

5、时间是解决一切的关键,但是伊述人在创造人类时限制了其感知时间规则的能力;

6、蕾拉是拯救世界的最后希望。

      综合分析这些信息中所透露出来的情报后,笔者做出了一些个人的推论:

      历史如同设定的一般持续前进,戴斯蒙德在2012年12月21日牺牲自己拯救了世界,但却放出了被囚禁在大神殿中的朱诺的灵魂。圣殿骑士团和刺客兄弟会之间依然围绕着伊甸碎片进行着无休止的战争,而朱诺和她的追随者则一直在暗中策划统治这个世界。

      戴斯蒙德的牺牲只是延迟了世界毁灭的时机,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朱诺很可能会成功统治世界,但是并没能阻止大毁灭的发生。上古维序者/圣殿骑士团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扮演了其统治世界的帮凶,但是最终他们发现自己所追求的秩序无法给世界带来和平。通过一些来自先行者的情报,他们发现除了戴斯蒙德外,蕾拉也可能具有拯救世界的能力(或是蕾拉具有将戴斯蒙德复活的能力)。于是利用Animus模拟了各种可能性,最终找到了私自改造Animus、突破了其限制的蕾拉,并在蕾拉的Animus中留下了这些神秘的信息。

      也就是说,游戏中蕾拉所在的“现实世界”,实际上也是由Animus模拟出来的。在《刺客信条3》里我们可以得知,通过伊甸碎片,意念成真、穿越时空这些奇迹对于伊述人来说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只是非常危险。人类虽然在设计之初就被伊述人剥夺了理解时间的能力,但是蕾拉的Animus突破了规则,或许这可以让她理解时间的本质,打破虚拟和现实的界限,重塑现实。

      但是在现阶段,蕾拉只是接收到了这些信息,对其本质并没能完全理解。一旦蕾拉理解了时间的规则,那么她很有可能像《黑客帝国》里的尼奥一样,破坏掉虚拟的世界,重塑规则,避免“大毁灭”的发生。抑或是蕾拉对虚拟世界的破坏就是“大毁灭”本身,但是这个大毁灭会给人类带去真正的自由意志。


究竟哪个才是真实,哪个才是虚幻?蕾拉是否真的会是拯救世界的关键?

      在传讯者最终留言的最后,这个男性传讯者这样对蕾拉说道:化身将成之为混沌,你我无异于诸神。无物为真,诸行皆可。(Be the chaos that comes to be, Gods are just like you and me. Nothing is REAL, everything is permitted.)

      中译版本虽然比较押韵,但是英文原文似乎更接近笔者的分析:蕾拉必须化身混沌破坏掉一些事物,这样她就会发现施行了诸多奇迹的伊述人其实也和普通人类一样平凡。

      至于后一半,刺客信条中的经典名句“Nothing is true, everyting is permitted”被进行了一些改动。“true”和“real”虽然都有“真实”的意义,但“real”在这里则更偏向“现实”的意义,暗示着蕾拉本身也是Animus虚拟世界中的一个人物。

      当然,以上纯属个人脑补,并非官方解释——当然,笔者相信游戏的编剧也不会选择在系列软重启早期就把谜题直接解开。

      那么,即将到来的所谓的“大毁灭”的真相究竟是什么?蕾拉和戴斯蒙德之间的联系又是什么?她和巴耶克以及埃及到底还有多少关联?这些疑问或许只有等到未来的《刺客信条》新作中再做解答了。

(本文转载自游戏时光VGTIME,侵删)